抹茶文化
抹茶道今昔
抹茶的营养和功效
美味点茶法
抹茶研究最前线
茶道活动
当前位置: 首页 >抹茶文化

小议抹茶道的演变

作者:金子樱

中国唐宋抹茶道

一一传说中国禅宗始祖菩提达摩(?~535),在河南嵩山少林寺面壁九年。由于久坐疲累,眼皮无法张开,因此撕下眼皮丢弃在地上。在丢弃眼皮的地方,竟然长出一株矮树,叶子酷似人的眼皮。达摩祖师的弟子们,摘下矮树上的绿叶,熬汤饮用,竟能驱除困倦,保持禅坐的清醒。这便是禅茶的来源。 这当然是一则美丽的传说,然而喝茶和中国的佛教,打禅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却是千真万确的。

一一中国的茶道,也许应该从宋朝禅僧长芦宗颐所撰写的《禅苑清规》开始,在题为《赴茶汤》的清规中,详述了受邀喝茶的禅僧所应遵循的礼仪:
 
一一院门特为茶汤,礼数殷重,受请之人,不宜慢易。既受请已,须知先赴某处,次赴某处,后赴某处。闻鼓版声,及时先到,明记坐位照牌,免致仓皇错乱。如赴堂头茶汤,大众集,侍者问讯请入,随首座依位而立。住持人揖,乃收袈裟,安祥就座。弃鞋不得参差,收足不得令椅子作声。正身端坐,不得背靠椅子。袈裟覆膝,坐具垂面前,俨然叉手朝揖主人。常以偏衫覆衣袖。及不得露腕。热即叉手在外。寒即叉手在内。仍以右大指压左衫袖。左第二指压右衫袖。侍者问询烧香。所以代住持人法事,常宜恭谨待之。安祥取盞,两手当胸执之。不得放手近下。亦不得太高。若上下相看一样齐等则为大妙。当须特为之人专看。主人顾揖然后揖上下同。”

一一“吃茶不得吹茶,不得掉盏,不得呼呻作声。取放盏床,不得敲磕。如先放盏者,盘后安之,以次挨排,不得错乱。右手请茶鹚擎之,候行遍相揖罢方吃。不得张口掷入,亦不得咬令作声。茶罢离位,安详下足。问询迄。隨大众出。特为之人须当略进前一两歩问询主人,以表谢茶之礼。”

一一“禅门茶道重视的是内在的禅修,亦即“心”的追寻,而非茶叶优劣或水质的好坏,乃至茶壶,风炉的品质上下等等外表的东西。”

一一[唐]玄觉(665~713)《永嘉证道歌》,曾说:“行亦是禅,坐亦是禅,语默动静体安然。纵遇锋刃常坦坦,假饶毒药也闻闻。”吃茶只是禅门行坐、语默、动、静当中,众多“借假修真”的媒介之一而已。这是中国宋朝茶道的特色。

15099466126130720.jpg

15099466341493253.jpg

一中国抹茶道已有一千多年的历史了,比现今的乌龙茶道还早了几百年。但可惜的是自明代以来,却不再流行抹茶了,而改用茶叶,冲泡喝汤,弃置茶渣。中国抹茶道遂告失传,形成历史断代。

本平民抹茶道

一一中古茶叶据史书记载,镰仓时代(1185年-1333年)|(中国宋朝),荣西禅师(1141-1215) 将中国的茶种和碾茶的制造法传入日本,同时也带去了中国的抹茶仪式(或者说“做法”)。

一一中古茶叶进入日本,首先作为尊贵的礼物献给了天皇,这里暂且称作是宫廷茶吧?南北朝时,抹茶在日本贵族中广为流行,这里相当于中国的士大夫茶道吧?斗茶作为一种时尚的游戏。定有四种十服的胜负。当时的斗茶,极尽奢侈豪华,成为斗   富逞豪之乐趣,使饮茶成为达官富豪的专利。 《喫茶往来》中记载:【在豪士之会所, 庭园里遍铺玉沙,客厅内悬挂珠帘;柱子间牵着彩带,窗户上垂着帷幕。”好茶之士 聚集而来,山珍海味以劝饭,林园美果以哺甘。水酒三献,次以面,然后饭。饭后退席,来到茶亭。只见北窗依假山,南轩临飞泉,松柏阴避暑,凉风掀衣襟。客席上铺着豹皮、主座边撒着金沙、桌盖锦缎,铜瓶雕花。满目东渡的中国唐宋丹青竹林七贤、云龙升天、虎卧南山、白鹭蓼花、柳絮鸳鸯――这里是斗茶的好去处。

一一室町时代,村田珠光对当时的斗茶提出了异议,提出“抹茶不是游戏,也不是表演”,提出要寻求抹茶的精神,确立了(“侘”静寂)的理念。战国时代(1522年)高僧千利休(1521~ 1591),创立了“静寂茶”。破除了当时的贵族斗茶法,还原了中国寺院抹茶道的平和寂静、清心寡欲的宗旨,创立了面向庶民的大众化“千家茶道”

一一千利休把中国茶道的茶道的平和寂静、清心寡欲概括为“和敬清寂”四个字。和、敬,表示主客之间平等和睦,互相尊敬;寄以社会安定、国家和平的愿望。清、寂,表示茶室环境的清净幽雅与陈设的古典雅致,暗喻隔绝尘世、清心寡欲,物色兼空之意。千利休作为一个被官府豢养的不得志的茶人,他把自己对人世的理解,对自己人生的压抑的排解都表现在他对茶道的寄托上。他衷情于对“不完整”、“不均衡”、“不齐全”的追求,表现了他平凡庸碌意境的情绪。   千利休认为,茶道不必追求豪华的“唐物”的摆设和茶具,任何餐桌上日常使用的餐具都可以成为茶具,并且特意的使用一些古朴破旧的餐具做茶具。表现了他对人世之“空”、“无”的悲哀之意境,也是一种安于孤独、寂寞的脱俗心境。

一一千利休表现的日本茶道的哲学精髓就是“空”“无”“苦”“忍”理念。然而,具有讽刺意味的是:这种摒弃奢华,追求质朴的精神,到了现在日本反而演变成一种扭曲的追求“缺陷美”的变态心理,现代日本的工匠也趁机收取更高的费用,制作出更佳的具有不完整、不均衡、不齐全的“缺陷美”效果的茶具,创造了无数天价茶具。于是,拥有这些天价茶具再度成为一种财富和地位的炫耀,使得当代日本的茶道又沦落为只有极端富裕才能把玩的享受。这种心态被当代日本学者犬儒讽刺为"贫穷美学"。